首页 > 原创文学

夏之韵

编稿时间:2018-08-07     来源:今日逊克     作者:唐桂荣

逊克的节气是后移的,日子跑过小满,夏才睁开惺忪的眼,在缤纷落英的簇拥下款款而来……

此刻,去江畔公园的小径上走走,看枝头的残红在热浪的蛊惑下盈盈落地,这“绿肥红瘦”的景象,会让你滋生些许惆怅。但这是暂时的,夏原本就是热情奔放的女子,哪容得你伤春悲秋呢!她总是牵着你的视线,看她在缠绵的柳絮里,在曳动的枝条间,在农人的庄稼地里,把含蓄演绎成热烈。

夏不似春那样娇羞,一旦来了,便用她特有的霸气拥住小城。即使是初夏,也容不得其它色调。在夏的拥吻下,绿贪婪地铺排着,碧波一样涌动着。此刻,漫步于东山森里公园或者西山森林公园的栈道上,你会看到各种植物,像赶着趟儿,撒着欢的小孩儿,奋勇向前,不遗余力地抢占空间。各色植物间的距离越来越小,以致密不透风。各种鸟、昆虫也都活跃起来,你只能听见啾啾的鸣叫声,却很难觅其踪影。万物均在绿的霸道下繁盛着。绿,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让逊克的大地肥润起来…

恬静的心也因了这铺张的绿,变得不再安分。出发吧,约上三五好友,去黎明或者沂州的湿地走走。在天蓝水清的草原与放牧的人

闲谈几句,与慵懒的牛羊挥挥手,然后看年近半百的友人像孩子般追随草丛间的蜻蜓。你笑了,欢愉从心底溢出,在无垠的草原上蔓延。

若有闲暇,再去边疆的湿地转转。那里不仅翠色欲滴,还有不俗不媚的鸢尾绽放于水渠边,把一抹抹蓝紫演绎得活色生香,像极了娴静的女子,临水而立时把悲喜全部屏蔽,留下的只有淡淡余香。

其实,夏日里若能约一两个知己去江叉子钓鱼,才是最为惬意的。划一搜小船,带几只钓竿,一垂一钓间,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开。偶尔出现的鸳鸯,振翅掠过水面的鸟,也许会惊了你的鱼,但并不恼。因垂钓山水间的你,早已看淡得失,你垂钓的并非是鱼,而是一份淡然,一份洒脱。

渐渐地,天气变得燥热,太阳烧在天上,地下生着青烟,狗都热得提着红舌躲在树阴下。镇南庄稼地里的小麦,昨儿还散着湿气,一日过后,就都焦了头。乌鸦、麻雀等鸟儿在麦田地头的树上纳凉,又一拨儿一拨儿扑向麦田啄觅粮食,干燥满足的叫声,在麦田间嘶嘶啦啦响出极远。

此时的小城,最受待见的时光是傍晚。信步江畔,你会听到此起彼伏的乐声像花生壳般哗哗啦啦地,铺满公园的角角落落。翩翩起舞的人们,随着欢快的曲子,扭动着唯美的腰肢,把一天的辛劳与烦恼舞尽。

放眼望去,夕阳圆滚滚的,江面上汩汩流动的余晖,把半面江水染得红彤彤的。一头扎进水里的人们,使安静了一天的江水沸腾了,江水拉扯着、跳笑着朝东滚去。有几只鸟儿也不甘寂寞,掠过水面,尖叫声脆惹得水里的鱼儿上下欢跃。

热到了极致,便渴望一场酣畅淋漓的雨。夏天的雨不似春雨那般缠绵,夏雨携着一股侠气,瞬间涤荡小城。看啊!刚才还是晴空万里,可顷刻间就狂风骤起,乌云滚滚,一道闪电划破苍穹,随着震天响雷,白亮亮的雨密密地砸下来,眼前像挂了宽大的水帘,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。可就在你还为倾盆大雨唏嘘不已时,一道彩虹已横跨地平线。雨过天晴了,楼前枝头的鸟儿,抖落着被淋湿的羽毛,振翅离开枝头,贴着地面绕几圈,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。暴雨冲走了暑热,空气清冽的忍不住让你不断深呼吸,借以吸纳天地之精华。

逊克小城的夏就是这样,时而清新莞尔,时而激昂跌宕。正因了这份起伏不定的节奏,才使夏之韵更具风情,也更具別于其它季节的孕育力。小城也因了这份火样的热情,充满了无限生机和指日可待的希望。